合并电信对付移动?联通:传言很受伤

  “我们还在力图推进这三大运营商建立一个相对均衡的竞争格局,现在的竞争格局是不均衡的。”工信部部长苗圩近日公开表态。

  就在监管层对电信行业形势做出判断之际,市场却已经朝着“均衡发展”蠢蠢欲动。据媒体报道,中国联通初步制定了《联通和电信4G网络的共享建议》,提出了包括基站、机房、传输在内的资源、技术共享路径,并且建议两大集团成立集团、省、市三级专项工作组,保障深度合作工作的开展。

  在国企改革、央企重组的大背景,前面是中国移动领先的身影,后面是从决策层到公众要求提速降费的巨大压力,联通和电信此时选择节约成本、抱团取暖的举措在情理之中。

  11月5日,某通信行业论坛一位网友的爆料在当天的通信圈“刷屏”: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微博)日前已确定将进行网络基础资源(传输、线路、数据等)互换、统一规划,文件近期就会公布。

  通信行业知名微信公众号“通信头条”刊文称:原中国电信董事长、现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一手促成此事。“由于王晓初董事长的力促,电信、联通已经敲定了合作事项。4G结盟,可以追赶跟移动的差距。”

  同样是在11月5日,工信部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张峰对运营商合并传闻回应称:“企业的发展和整合是根据市场需求来确定的。到目前为止,工信部还没有对电信企业合并整合的问题开展过任何工作。”

  这是一个既未承认合并也未否定的“答复”,联想到发生在南北车合并时的“传闻,澄清,再到证实”,行业主管部门的表态给外界无限遐想。当天A股市场中国联通股价大涨,盘中一度涨停,收盘涨幅6.96%;中国电信旗下上市公司号百控股(600640.SH)盘中亦封板,最终收涨7.37%。

  记者就双方合作及合并事宜致电联通和电信相关人士求证。截至记者发稿时,中国电信方面未有回应。中国联通新闻处11月20日发给记者的短信中称,中国联通积极落实监管部门关于共建共享工作的要求,就扩大共建共享等合作事宜进行探索。此类事宜与合并重组无关。

  中信建投证券通信行业首席分析师武超则向记者表示,观察发现,联通和电信互换掌门以来,在省市公司层面,合作和业务协同有明显加强。

  事实上今年以来关于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两大运营商合并重组的传闻不断,坊间猜测的依据主要缘于中国移动相比中国电信、中国联通过于强大。

  从三大运营商最新发布的业绩报告看,中国移动前三季度营收5127亿;而中国电信及中国联通的营收分别是2463亿及2119亿。而净利润差距更加明显,中国移动前三季度净利润854亿元,是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二者净利润之和的3倍之多。

  从用户规模看,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同样难以望移动项背。中国移动总用户数为8.23亿,其中4G用户数达2 .48亿,净增超过1 .57亿户,中国联通用户总数减至2.87亿,3G /4G用户合计1 .72亿;中国电信用户总数为1.94亿,3G /4G用户合计1 .37亿。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认为,中国移动的领先优势已从“一家独大”到“一骑绝尘”。

  行业观察人士则普遍对两家运营商合并持保守态度。飞象网CEO项立刚对媒体表示,“(联通、电信合并)和打破垄断促进竞争是相悖的。如果中国移动过于强大,不会是合并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而是会拆分中国移动。”

  通信行业观察人士韩远则认为,通信业改革的重点应是在做强和做优的基础上做大。“这种野蛮式的合并是对过去几十年通信改革的否定,带来不了什么革命性的变化,合并后的大还是不强不优,在几家运营商进行内生式变革,都比合并好。”

  武超则告诉记者:“中国联通与中国电信的合并传言不断,能肯定的是目前自上而下的电信业改革正在进行,一切都是动态变化的。”

  相比资本市场和外界揣测的热火朝天,运营商人士则是“满腹委屈”。中国联通某省级公司高管告诉记者,他没有接触到任何与合并有关的信息,短时间内也没有看到合并的方向。该人士同时表示:“过去几年间合并传闻缠身,对联通发展的舆论氛围、对联通员工的信心十分不利,有些业务近乎处于停滞状态,影响了企业发展。

  在本轮国企改革中,央企的功能界定分类问题是核心命题,划入公益类还是商业类,直接关系着企业今后改革发展的路线图。而电信业似乎就是一个典型的范本,市场定位模糊使得运营商时常陷入公益属性和营利属性的“矛盾”中。

  中国联通某省级公司高管告诉记者:在公众眼里,移动通信和水电煤气一样,属于公用事业服务;在国资委那里,运营商作为央企承担着CPI考核任务,红利上缴比例达到20%。

  该人士显然有自己的委屈:“运营商其实是国企里市场化程度最高的,现在基层的运营商员工快赶上房产中介了,全员促销、小区摆摊、大街发传单,有几家央企这样干?”

  多位运营商业内人士呼吁,对于通信业这种公益类、商业类功能交叉的国企,在“商业类国有企业”的类别中应有进一步细分的监管、定责、考核办法。

  中信建投证券通信行业首席分析师武超则认为,混合所有制改革或许是电信行业国企改革的主要方向。“通过引入BAT这样的战略投资者,既能改善运营管理,又能借战略投资者之力发展业务。”

  可以预见的是,在深化国企改革、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背景下,我国三大运营商国企势必将加大与民营资本的合作力度。在这方面,工信部已经进行了一系列尝试,包括发放了42家企业移动通信转售试点批文,允许42家民营企业进入到移动通信领域;在16个城市向民营企业发放了宽带接入市场向民间资本开放试点批文。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撰文称:监管层希望能抓住年底年初的通信政策调整期以及国家积极推动国企改革的决心,在促进通信业有效竞争格局形成上,迈出一大步。

  工信部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张峰表示:“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要进一步加快电信等领域的深化改革,下一步工信部会根据统一部署,考虑、研究深化改革的问题。”

  工信部部长苗圩所言的“不均衡”,在产业角度体现在多个层面:从收入规模和用户数量看,移动一家独大,联通电信较小;从业务种类看,移动在固网宽带上也不均衡,不能与电信联通比;从基础设施看,重复建设和过度建设也引发了不均衡。

  尽管决策层表露了很大决心,但苗圩所言的这种“不均衡”态势或许还要维持相当一段时间。项立刚的观点颇具代表性:未来的5年,中国电信业基本是稳中小变的时代,直到2020年进入5G时代、网络成为一个万物互联的体系后,才会带动电信业发生革命性的变化。

上一篇:猛降薪:移动联通电信高管一年轻松60万
下一篇:泰迪熊移动叶松:风口已至 5G消息让短信“战火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美银美林:维持中国联通(00762)“买入”评级 目标
服务热线

http://www.bushveldlabs.com

印象彩票,印象彩票平台,印象彩票官网,印象彩票开户,印象彩票注册,印象彩票投注,印象彩票登录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